您当前位置:牛摩网 > 热点新闻 > 车迷文化 > 浏览文章
所有的答案,都在路上

摩托车杂志 时间:2022/8/11 13:55:17 · 阅读 ip属地:未知

    -分享-

0

-评论-

看似文静的邻家女孩,却是一个说走就走的女汉子。婉露这个仿佛为行走而生的南方摩托女孩,用行走开启了精彩的人生……

当我和我的朋友说我要和汪汪还有泰哥泰嫂出去骑行的时候,我朋友调侃道:“他们这个中年车队终于有了个少女!”平时自诩老阿姨的26岁的我,听到少女这个词,不禁想起高中毕业时的愿望是骑摩托车环游台湾岛一圈,然而这个愿望,最终因为各种原因搁浅了。所以当小伙伴们突然邀请我一起去骑行的时候,从开始讨论到最终决定行程,只花了10分钟,终于体会了一把说走就走的旅行的快乐。

在这次骑行之前,我和汪汪还有泰嫂录了一档叫“小满沸话会”的播客节目,在录制过程中我们聊了很多关于骑行路上的故事,我也对摩旅这件事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但真的当我坐上摩托车,戴上头盔,拉下挡风罩的那一刻,我才真正对这件事有了实感。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早上7点的太阳了,睡眼惺忪爬起来整理行李,今天我们要从厦门出发一路向西骑到梅州,这条线路对于汪汪和泰哥他们来说轻车熟路,但对我来说可是人生初体验。虽然刚出发就因为早高峰堵在了国道口,但好在汪汪驾驶技术高超,我们得以在车流中穿行,这种快感完全让我把堵车的焦虑抛在了脑后。

我们上了国道之后速度明显快了起来,五感也跟着打开,眼睛看到的、鼻子闻到的、身体感受到的四面八方吹来的风,在肾上腺素的加持下,一切都变得浪漫可爱起来,这是以前坐在汽车里或者动车上被动接受窗外的一切所感受不到的主观能动性,我开始爱上了这种治愈感。

160千米之后我们抵达了梅州境内的花萼楼,在做攻略的时候得知这里是电影《大鱼海棠》的原型,虽然和福建的大部分传统客家土楼并无太多不同,但是我们突发奇想把摩托车推进土楼,从高处眺望它的时候,竟然有种奇妙的反差感,但又不违和,一边感慨群居人类建筑文明的创造力,又对摆在石头地基上的这辆机械上凝聚的人类智慧赞叹不绝,这种时代碰撞感令人惊喜不已。

从花萼楼出来经过大约2小时的车程我们抵达了梅州市区,因为一路都在山里,加之又是阴天,坐在后座的我只有一个感受:腿是腿,臀是臀,我是我……双脚冰冷麻木,从车上下来没站稳摔了个屁股墩,但也丝毫不影响我们去探店的热情。作为咖啡和餐饮的从业者,对于别的城市的咖啡店抱有极大的兴趣,这次我选择了一家新店,新到在点评软件上甚至没有评分。
这是一家三层楼的老建筑改造的咖啡轻食集合体,带一个小院子,老板在院子里种花种菜,有种回归田园的质朴感。店内装修也以木质调为主,十分温暖。

我们分别点了美式、梅里梅气、冰博客Dirty和山楂热红茶。美式和Dirty中规中矩,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为了摄入咖啡因提神的话可以一试;山楂热红茶也还蛮讨喜的,温温热热很适合冬天;梅里梅气是一款咖啡特调,汪汪说这个名字听起来怪怪的,把我们都逗笑了。餐食部分因为我们想留着肚子吃当地的特色美食,所以就没有在店里吃了,欢迎吃过的小伙伴们给我们反馈呀。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去梅州有名的勤燕烧卖店吃了早餐,这种开在菜市场旁边的小店总是充满市井和人情味,阿姨现包的烧卖搭配阿四辣椒酱,我感觉我可以再吃2份。

早起的日子时间总是特别充足,吃完我们又一路狂飙去往潮州。一路都是国道,车少路况好,加上我今天学聪明了,早早穿上雨衣雨裤,骑再快我都不觉得冷,甚至还开始期待每一个压弯。

大约中午11点我们抵达了潮州市内,去了一家据说是潮州装修天花板的咖啡+威士忌酒吧,到了现场果然名不虚传,装修充满了设计感和钞票味,高级日系风,如果做成日料店估计更合适些。可圈可点的是他们的甜品,我们点了一款布蕾,其实就是焦糖布丁,搭配日系的小碗和店员去门口现摘的迷迭香,显得格外可爱且有诚意。小城里有这样一家装修和服务都有一定水准的店,幸福感爆棚。
去潮州怎么能不吃牛肉呢!于是又一路驱车前往官塘,点它十盘牛肉大快朵颐一番,优质蛋白质的摄入比碳水更让人愉悦。接着就返程了,国道旁一路都是养虾塘和鹅塘,地理课本上描述的地区饮食习惯真实地呈现在眼前,对于中国广袤大地的认知又清晰了几分。

我们经过4个多小时的车程,从天亮骑到天黑,我终于又回到了熟悉的闽D(车牌照)境内,虽然对于速度还有几分留恋,但此刻我只想回到我的小床好好睡一觉回个血。
这趟骑行给我最大的切身体会就是我感受到了摩旅和其他旅行方式的不同,汽车或者其他交通工具只是为了连接两个城市的存在,而摩旅的重点其实不在于目的地,而在于骑行路上的疗愈。

在路上你只需要专注骑行本身,放空自己,去感受路上的风,头顶飞过的归家的鸽子,路边警惕凝视的恶霸狗,光照不同而产生巨大差异的植被覆盖,因为水电站截留而干枯的裸露河床,不同地域文化产生的不同的建筑风格,这些都足够治愈。
歇够了,继续行走。路线规划上我们依旧是从厦门出发,一路向东途径莆田、福州、宁德再拐向南平武夷山、龙岩长汀,最后回到厦门。感受过浪漫的海岸线,也感召大山的呼唤,把大好河山收录在里程表里。

赶往莆田,到达仙游和莆田之间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看了天气预报,感觉这会是这趟旅程里天气最好的一天。而这天的夕阳果然没让我们失望,一路金光灿烂在我们身后,骑行中会忍不住一直回头看,群山峻岭间吹来的温柔晚风,蜿蜒不绝、车流不绝的国道,被夕阳染成金色的村落,一切美好好似为我们这趟旅途践行,我们也仿佛身处西部的落日大道,一切都充满了粉紫色滤镜,突然有了想恋爱的冲动。

经过一个坡顶的时候,摄影的汪汪突然就有了创作欲望,我们立刻靠边停车,汪汪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另外两辆车在汪汪的指挥下从坡底骑上来,遗憾的是过路的车实在太多了,有一辆大货车与我们齐头并进,没有办法获得一张干净的画面,但是我却唯独喜欢这份不完美,摄影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真实的记录感,情绪到位就足够了。

但是另一点感受是,每一张照片的背后都有许多人的付出,无论是为了获得好的角度毫不犹豫坐在地上吸灰的汪汪,还是为了拍摄来来回回配合的同伴,抑或操控无人机、晚上熬夜剪视频的中同学,点点滴滴都是我们对摩托车的爱,对摩旅这件事的执念。

在莆田小住一晚之后,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赶往位于涵江的网红海滨大道,因为沿途都在修建高架,每当土方车经过尘土飞扬3米高,面罩和车服顿时蒙上一层灰,再加上对路线不熟悉,根据导航到的地方都是施工现场,和期待中的海岸线大相径庭。就当我们几乎都要放弃的时候,突然眼前出现了一条小路,误打误撞终于到达长达10千米的漫长海岸线,左侧海水清澈蔚蓝,温柔的潮汐轻轻拍打岸堤,右侧种满了护沙植物,在恶劣的土壤环境里顽强生长。尽管我是厦门海边长大的孩子,看到这样的景象也忍不住放声大喊:“啊!大海!”

虽然天公不作美,但我们还是在无人的海堤道路上玩得很尽兴。我和汪汪一致认为没有所谓的好天气,阴天也可以是好天气,因为你永远无法预测路上会经历什么样的天气,与自然相处的最好方法就是接受它的一切给予。

之后的我就一路北上,本来想在连江过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骑着骑着,大家就收不住了,最后一口气骑到了宁德,比预计早到了一天。接近宁德市区的山区国道上,有很多巨型钢铁厂,从沿途来往匆匆的大货车数量来看,这里应该是福建的重工业区,直到我们在山腰往下望灯火通明的厂区,耸立地冒着烟的大烟囱,竟发觉我们是如此渺小的蝼蚁。

有意思的是,我们经过一个炼钢厂的边缘,可以清楚地看见里面的铲车正在把铁矿石铲进工作区,由于温度极高,缭绕的烟雾里还透出红光,烟囱里还冒着蓝色的火焰,一切都十分赛博朋克,于是激发了我们的创作欲望,整个身体居然起了鸡皮疙瘩,于是就有了这张十分《流浪地球》画风的《流浪的摩托车和流放的中同学》。

还能是少女吗?还能去实现年少的梦想吗?回归自我本位思考问题,当然可以,现在出发,永远不晚。一切的答案都在路上。用我喜欢的摇滚乐队刺猬乐队的一句歌词来作为结尾:“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行走的感觉,真好。
编辑:Tammy
关键字:三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