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当前位置:牛摩网 > 摩托史话 > 人物传奇 > 浏览文章

银翔董事长龙富勇:我现在赌的是项目

作者:佚名 时间:2011/9/22

龙富勇在重庆摩帮的外号叫“小龙”,家中排行老二,不仅人年轻,而且在业界咄咄逼人———2005年以来,分别与韩国第一品牌晓星株式会社、世界500强科勒合资,其摩托车产业的产值在重庆民营制造业中,仅次于力帆、隆鑫、宗申,出口在全国摩托车行业排名第六,去年达到1.7亿美元。今年银翔的产值有望突破20亿元。

  近日,龙富勇约见《渝商》周刊记者。龙富勇称,目前银翔在摩托车、通用机械、房地产方面都有很好的机会,赌项目对自己将是一场新的人生挑战。

  1972年出生的龙富勇下海很早。最初是靠运输和贸易起家,1993年投身摩托车配件生产,是个并不起眼的配套商。“1997年,我们和主机厂价格没谈拢,这时各方面条件已经基本成熟,我决定自己来做。”此时,正好有家发动机厂濒临倒闭,龙富勇第二天就入主这家企业厂,当月摩托车发动机产量就达到6000台。

  1997年,重庆摩帮进入了发展的“黄金十年”。紧随力帆、宗申、隆鑫,龙富勇的银翔,以及鑫源、银钢、恒胜、精通等数十家民营摩托车企业几乎同时崛起,而龙富勇则常常扮演黑马角色。

  在“军阀混战”的时代,龙富勇不仅拥有“银翔”品牌,还有“先风”、“骥达”、“吉尔姆”等多个品牌,品牌之多在重庆摩帮首屈一指。通过自营、贴牌、收取管理费,多品牌战略为龙富勇迅速完成了原始积累。

  1997年之后,东南亚市场大门悄然打开,在这一波海外淘金浪潮中,龙富勇并没有输给竞争对手,其在缅甸、老挝、印尼等多个国家长期保持第一的市场占有量。

  进入2003年,欧洲最大的摩托车企业意大利比亚乔、台湾最大的摩托车制造商光阳,以及世界名牌宝马分别牵手宗申、劲隆、隆鑫,而银翔则与韩国第一品牌晓星HYOSUNG机械株式会社、合星UNISTAR产业株式会社完成合资,为晓星贴牌“HYOSONG”品牌系列摩托车产品。

  2007年,银翔又出人预料地宣布与世界500强美国科勒共同出资5000万美元,合资成立科勒银翔通机公司,产品全部返销美国。

  至此,龙富勇基本完成制造领域的布局。目前重庆银翔摩托车公司总资产已经有一定规模,建成了摩托车、卡丁车、沙滩车、发动机、通用动力机械等20多条生产线,已具备年产摩托车120万台、发动机250万台、通用动力机械250万台的生产能力。

  去年年底金融危机席卷全球,而龙富勇却毅然增加投资,今年已修建并投入使用8万平方米厂房,明年年底还将有30万方的厂房将投入使用。

 

 对话》》

 “靠项目靠事业同样可以寻求刺激”

    记者:作为一个商人,你怎么评价自己?

  龙富勇:有胆识,看得比较远。自己的生意很少亏损过。金融危机以来,很多人都是“抱钱过冬,但这恰恰是钢材等原材料最便宜的时期,所以我大胆投资。

  记者:你在重庆摩托车行业很早就介入地产,但很少有人能准确描述你的房地产到底做了多大?

  龙富勇:杨家坪、沙坪坝都有比较知名的楼盘,还有西部建材城项目、大渡口别墅项目、茶园50万方项目现都在进行中。我自己有房地产公司,还参股了一些房地产企业。

  房地产行业比较复杂,有时修房子还不如别人卖地赚钱,一亩地有的能赚上百万。

  记者:现在你怎么看赌博?

  龙富勇:在澳门很多人都喜欢玩百家乐,但设套的人多,最初去玩的可能想的都是努力节制,但往往会被人一步一步诱惑,有的老板也因此倾家荡产,这个很容易让人走上歪路。在重庆,的确有些老板有赌博的恶习,打麻将每把上万元,有些按番来算,输赢可能很大。

  老实说银翔一直发展得非常好,但正是因为我过去曾经也赌过,有时赌得也较大,配套厂、经销商有时以讹传讹,的确已影响到企业的发展。其实我的合伙人,包括家人都不赌博,戒赌能让家人安心,让管理层更有信心。

  记者:对于你个人的改变,银翔下半年因此迎来了新的机遇?

  龙富勇:现在企业发展的外部干扰明显小了。对于银翔的发展,今年我们有信心把摩托车做到50万台,这个数量已经与重庆一线品牌差距不大了。还有我们和韩国晓星以及美国科勒的合资,我们已经看到了非常多的机会。其实,靠项目、靠事业同样可以来寻求刺激。

  记者:重庆摩托车行业现在遇到了许多发展瓶颈。

  龙富勇:现在中国国内摩托车市场,一线品牌大部分被“大长江”以及合资品牌把持,重庆摩托车行业遇到了巨大挑战,比如我就曾说,银翔·晓星可能是中国最后的合资品牌,也是我们公司摩托车整车重大的战略性机遇。银翔要从众多的二线品牌跻身于一线,需要配套商、经销商、市场消费者对银翔的重新认识,我们整个团队必须付出艰巨的努力。

 

    记者手记》》

    小龙过江

  随着富士康、惠普在重庆大量投资,IT业将成长为重庆的第一支柱产业,但在目前,以摩托车为代表的制造业,仍是重庆的第一产业。

  由于有力帆、宗申、隆鑫“三座大山”,重庆一批二线、三线企业的发展被长期埋没。我是这样看待龙富勇和银翔的:重庆摩帮发展史已书写了17年,龙富勇从摩配起家,在市场准入、多品牌运作、海外掘金等几大关键战略中,把握住战机迅速做大,并步步紧盯一线品牌。

  在品牌提升的关键阶段,银翔又拿到了较为稀缺的“韩国晓星”和“美国科勒”,这是银翔作为制造业继续生存,并持续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进入2004年之后,握有一定资金量的摩帮面临另一个问题就是多元化发展道路。力帆做汽车,宗申涉水汽车、矿产、生物制药、房地产、金融,隆鑫也有汽车、房产、金融。多元化是重庆摩托车产业发展的必经之路:既是为了获得更多做大的机会,有的也是提前做好抽身“撤退”的准备。银翔的房地产知名度不高,但其涉及程度却极深。

  2009年是摩托车行业悲喜交加的一年:特别是进入下半年,全市掀起打黑风暴,摩帮一度被卷入各种流言蜚语的漩涡之中,以至于《南方都市》记者直截了当地问我:“摩帮是不是重庆最大的黑社会?”

  除了一个曾经的职业经理人龚刚模锒铛入狱,摩帮基本上全身而退,但此次行动,对于摩帮内部的规范化、合法化经营,以及企业家自身素质都是一次极好地教育。龙富勇也有勇气说:“戒赌!”

  作为这个行业一个10年的持续关注者,我很钦佩龙富勇的勇气,也看好银翔的发展,尤其是其海外战略和房地产项目。

 

 

编辑:admin
分享到:
关键字:

  • 最新专题
  • 牛摩评测 原创汇总
  • 2018十大热门跨骑车推荐
  • 豪爵国四智能电喷踏板
  • 直击2018重庆摩展
  • 国IV台州专访
  • 义骑重机走西藏
  • 时速164 新感觉挑战国产250中国速度
  • 新大洲本田CBF150R 青藏线上的服务站
  • 豪爵铃木DL250自由之旅
  • 中国国际摩托车及零售件展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