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您当前位置:牛摩网 > 热点新闻 > 摩旅攻略 > 浏览文章

法国摩友20天骑过5000公里后 这样形容中国

作者:赛科龙摩托 时间:2018/12/6 17:25:31

引言:《超越之旅》是赛科龙RX3S、RX4在2017年10月发布前进行的一次为期43天、行程长达一万公里的长途摩旅测试。测试邀请了中、英、法三国摩托车爱好者共同在中国的川西、云南、华南、华中并经历了高原、雪山、炮弹坑、高速公路等综合路况的考验,完成了一次超越常规摩旅的骑行。

本文是法国杂志《Moto Revue》专栏作者Bertrand在骑行结束后在《Moto Revue》发表的文章。Bertrand的文章总共分为《中国骑行篇》、《RX3S、RX4车辆感受篇》、《神奇的国度篇》、《超越之旅法国摩友感受番外篇》四部分(为保留文章原意,译文未作改动)。

正文:

三、《神奇的国度篇》

一切进展顺利。有一次,我希望与队伍一起迎接赛科龙(250cc以上的赛科龙机车)的粉丝,并庆祝宗申品牌的35岁生日。此次行程初期的风景不是特别令人感兴趣(海南以后),因为主要途经中国东南部密集和高度城市化的地区。

像所有骑摩托车的人一样,动力大联盟聚会专门为此设置了一面大墙,然后自豪地在赛科龙/赛科龙展台前停车,参观者可以给这些期待已久的新车型拍照。而我们则经常被邀请一同合影。我们的摩托车为其他日本、西方摩托车品牌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因为他们(日本、西方品牌)价格更高。现场的气氛热烈:摩托车,特技,制服小姐游行... 除了少数车型外,排量少有超过600cc。我完全了解为什么RX4的线条和双光学部件更能有让人远行的冲动。一些赛科龙的客户甚至用带有GS字样的彩色贴纸套装饰他们的RX3(2013年上市的250cc单缸)。

“中国制造”的相似性令人困惑有时甚至具有迷惑性。不同车辆上的配件非常多(便携油桶是必备品),甚至还配备了Loboo或Tourfella品牌的铝制后备箱(同样装备于RX3S与RX4)。一天的时间在我们摩托上方绽放的烟花中过去了,明天大家将重新上路,去往厦门,厦门离台湾岛很近,而台湾岛属于中国。这个地区较敏感,作为西方人,我住在与团队不同的可接待外国人的酒店里。今天,本地代理商赛科龙举办了一场活动。我们受到了前来参与车辆测试的六十余名粉丝的接待,活动氛围良好,他们簇拥着我们直到测试跑道。在我同组的队员在当地迷人的沙滩上漫步时,我充当了来自西方的代言人。

晚上,我们全体人员在一家餐馆中围坐一桌共进晚餐,席间畅饮了许多啤酒与白酒(著名的白酒,酒精含量达到40°)。本地俱乐部中的名人与我们团队中的每一位成员衷心碰杯。随后进行了抽签,我们与被邀请的人一起就坐,本地的幸运儿在抽签中获胜,赢得了黄马甲(在中国非常流行)和其他小玩意,甚至还抽了一辆低座小摩托车!接下来是一项疯狂的活动,一名中国“忍者—胆大的人—卖艺者”进行了非比寻常又充满危险的表演:他舔了一个烧红的电炉,用刀片拍打自己的胸膛,把全速运转的钻机放在自己的太阳穴,在三十几米开外的地方用消防水枪将一只充气的乳胶手套戳爆……就是在这个时候Steven离开了团队,并使身处中国队员中的我也感到孤身一人。如同我在比尔·默瑞和斯嘉丽·约翰逊的电影《迷失东京》中一样的迷茫。休息期间,通过询问活动进行的状况和期限,我企图预测之后的测试内容,并为预防夜晚的降临给自己穿上了暖和的行头和风衣。

“我以‘蜕皮’结束,却赢得了团队的尊重。”

“恐龙”是唯一一个说英语的骑手,在他骑行的日子里给了我珍贵的帮助,否则我就要靠Google翻译来沟通了,或者有时靠手势就够了。尽管如此,计划常常还是变化很快,让我感到出其不意。就像他们中有一个人总结的那样,“关于中国活动的日程表总是会迟到。”我观察大家的表情并通过自己摩托旅行的经历来解读一些似曾相识的状况。这些男孩在我看来非常亲和,在数公里的时间里将我融入他们的团队。出发的信号对我来说通常是一句“Go, go,go……”(“走,走,走……”),这一句浓缩了我们彼此互相理解的精髓并始终在我耳边回响。我不像他们,我没有步话机或当地电话,因此为了不掉队,我紧追着那些开道的骑手们。

尤其是在离开或截断道路的货车和车辆数量众多的情况下超车,且各车速度差异极大,更不用提是在那些马路完全处于无人看管状态的乡村。RX3S的悬挂装置会使其在山路起伏处颠簸,而RX4则更加平稳。在到达时,我们看着碎石路面在轮胎上留下的痕迹,为倾斜最大的人庆祝(传说中的压弯)。在保养日,我们更换了摩托的润滑油并装配了新的零件用于测试。我的摩托就地倾倒在一条需要维护的车行道上,装备了一个更高的坐垫和一个新的减震器,并在车载电脑中写入了一项新程序。行程小结中,我舒适地胜出了,速度得到更好的分级,喘振现象得到纠正。这是一次很好的测试。我们即将到达上海,但不得进入城中,因为上海禁止摩托车驶入。于是我们在嘉兴进行了短暂的旅行休整,嘉兴是1921年在当地湖泊里的一艘小船上见证了中国共产党诞生的地方。之后我们向西去到赛科龙工厂(见Moto Revue《摩托杂志》2018年1月17日第4068期)的所在地——重庆,也是此行的最终目的地。

随着我们向中国内陆前进,天气变得越来越冷,困意渐强,疲倦感也开始越来越明显,但是这些老练的骑手间的团结和对冒险的渴望却从未动摇。我开始学着认识我的队员们:他们来自全国各地,从事各行各业,却因为对骑摩托旅行的相同激情而聚集在一起。他们名字很难记,而我用职业或最能代表他们的词称呼他们:“纹身师”、“中士”、“老伙计”、“恐龙”、“胖娃”、“女孩”和“黄头盔”。他们和我也一起相处,还给我起了绰号:Bertrand变成了“Baitang”,意思是“白糖”。男孩们一如既往地开着玩笑,有时为了搞笑,参照我的绰号叫我“Honey”(“亲爱的”),这给他们带来了不少的乐趣。他们中有许多人在出发前就已经相互认识,大家曾一起参加过赛科龙以前的试驾路测。

编辑:Tammy
分享到:
关键字:法国 赛科龙摩托 RX3S RX4

相关阅读


栏目热门文章

本日 本周 本月

  • 最新专题
  • 安全返乡 快乐过年
  • 2018 十大爆文
  • 升仕网红310评测汇总
  • 2018牛摩榜
  • 入门轻量级猛兽
  • 2018 牛摩原创视频回顾
  • 怕丢车 找凯励程
  • 远星相伴 畅行无限
  • 专业电喷  只选菱电
  • 真诚的朋友,恒久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