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全体下滑 一线摩企该何去何从

时间:2016/1/26 15:34:24 文章来源: 牛摩网原创 作者:咸阳校尉 浏览:

2015年,注定是值得铭记的一年。这一年里,中国GDP增速6.9%,首次跌破7%,创25年新低。

而对中国摩托车来说,2015则可以称为全体下滑元年。在此之前,摩托车企业仿佛股票,每年此涨彼伏,早已稀松平常。但还从来没有出现2015年这样的情况,一线摩企全体下滑。其历史意义,就像中国股市的千股跌停。

一些摩企有哪些,历来没有定论。在鱼龙混杂的摩托车行业里,要成为一线摩企,要满足两个要件:名气高、销量大。按照摩托车行业以前的分法,一线摩企有以下这些:豪爵、五本新本、雅马哈、钱江力帆宗申隆鑫、济南铃木、嘉陵、建设、轻骑、大阳、大运。这些企业,凭借二三十年的积累,在中国消费者心目中都具有很高的认知度,年销量也曾经超过几十万甚至一百万辆。

这次一线摩企的全体下滑,并非没有预兆,从2011年起,摩托车行业销量每年都以两位数的幅度下滑,放股市里就等于5个跌停板,都能逼人上天台了。然而吊诡的是,从没有企业主动说自己下滑,也很少有人公开说谁谁在下滑。在这个圈子里,你要说某个企业销量下滑,大概比“XX门”之类的事件更让人闹心。

按理说市场萎缩,大家共度时艰,一起掉点量是很正常的事情。之所以讳莫若深,是因为有个特殊的企业叫五羊本田,原来不声不响,这两年突然奋起直追,逆势增长,俨然就是摩托车行业的保增长标兵。有保增长标兵在,其他企业的职业经理人们,只有自认倒霉,打起精神,闭口不谈下滑。

闭口不谈下滑的结果,就是大家死鸭子嘴硬,既不愿相互守望,更谈不上同心同德。2015年,湖南又有两座城市,怀化和湘潭,列入了禁摩城市之列。在这方面,一线摩企们似乎习以为常、引颈就戮,丝毫没有隔壁电动车企业,禁电时百家联合上书的血性。

行业分崩离析,再牛的保增长标兵也无济于事。2015年,英勇如五本也终于溃退,无奈交出了-6%的答卷,而这已经是主要摩企中最好的成绩了。在2015年,包括豪爵、新本、雅马哈、钱江在内的绝大多数企业,下滑幅度都在10%以上,最惨的嘉陵,下滑幅度逼近40%,令人胆战心惊。更令人胆战心惊的,是全体下滑之外,还伴随着加速下滑。据统计,2015年一线摩企们总量下滑近20%,远超行业11%下滑幅度。

全体下滑源于市场的大幅萎缩,加速下滑则源于车型结构的急剧变化。

从2013年以来,踏板车开始异军突起。在2014年取代弯梁车,成为第二大车种,并且占比仍在不断扩大。在很多地区,你已经能看到像台湾一样的景象,踏板车满街跑。而多数的一线摩企们,其优势却还在跨骑车和弯梁车之上。于是,来自浙江台州和江苏无锡的踏板车企业一哄而上,凭借价格把一线摩企们打得节节败退。

这种情况,做一个形象的比喻,很像晚清的中国武术家们,专注拳法三十年,单挑从来没输过,最后却不得不跟人比枪法,一枪就给撂倒了。在时代的变化面前,任何经验和努力都是过眼烟云。

如果凡事乐观一点,那2015总体来看还是不错的,至少比2016年要好多了!

某一线摩企的领导人曾经算过账,按照欧洲的人口和消费摩托车的比例,如果中国经济继续发展,并不考虑禁摩和电动车的因素,中国一年的摩托车销量理论值在400万辆左右。而2015年,中国一年的摩托车销量在850万辆左右。

按照这个算法,2016年乃至更久远的未来,中国摩托车市场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清楚。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一线摩企的数量只会越来越少了。在我们上面提到的14个品牌中,最多只会留下5到6家,能靠走量维持规模化生产。

不能走量的企业,那就只有走心了。要么转向国外,走出口代工的道路,国内搭着卖;要么主动求变,走中大排量和差异化道路,例如像大阳一样,走向电动四轮这样的陌生市场。而这两条路都走不了的企业,恐怕只有彻底离开、永不归来。

人们都喜欢看失败者痛哭流涕,只不过这一次无人鼓掌狂欢。摩托车这个行业,仿佛一场大戏,喧嚣过、也热闹过,等到曲终人定,参与者们依次退场时,你才会发现淡淡忧伤,然后恍然大悟:原来,它们带走的不是一个品牌,还有我们一去不回的青春!

 

 

 

编辑:咸阳校尉

关键字:
收藏本文】【关闭窗口

往期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