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牛摩网 > 热点新闻 > 车迷文化 > 浏览文章

黄龙600 让我时隔9年重拾那颗奔腾的心

时间:2013-5-16 13:37:43 文章来源: 汽车之家 作者:刘涛 浏览:
    10年前,我孤身一人从山东来到北京,开始了高呼自由万岁的大学生活。经历了如笼中困兽的高中生活后,我和所有后青春期的男孩一样,在自由奔放的生活环境下,点燃自己对于机械着迷的热情,特别是在那段迫切需要吸引女孩关注的岁月里,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比摩托车更拉风。就这样,我有了自己的第一辆摩托车。

点击浏览下一页

失去理智的第一次

2001年,我不到20岁,正处于后青春期阶段。在“赶快行动”的内心感召下,我用当时半年的生活费,购入了人生中第一台属于自己的摩托车。

然而,这是完全被冲动主宰的第一次,如今看起来,和青春期的每一次大胆尝试一样,无论过程如何,最终都要为自己成长中的冲动“埋单”。我至今还记得那年开学季,刚刚安顿好自己的行李,我便顶着北京秋老虎的残酷烈日,拿着四位数的存折本子取了钱,约上寝室同学到了摩托门市。没有过分的讨价还价,摩托车的魅力促使肾上腺素达到了顶峰,心跳150次的默念:必须买,马上骑走!

结果最让我意外的是,本来陪我去看车的6位室友,最终竟然一人跨回了一台。显然,摩托车之于男人,就如同奢侈品之于女人——没有人能够抵挡住这样的诱惑。

就这样,这台四冲程100cc的小踏板成了属于我的第一辆摩托车。6位同样青春洋溢的朋友,忽然变成了惺惺相惜的车友。原本就不羁的心,因此更加桀骜。那会儿,一头长发的我常常和室友们拧着油门从路边呼啸而过,彷佛成长的烦恼也就此被我们远远抛到身后。时至今日,我还记得那时卷起的风声混杂着排气的味道,那绝对是我人生中引人注目,赢得掌声的时刻,至少对于20未满的我来说,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结缘大排量

时间在小踏板的车轮下恍惚而过。到了2001年年末,当时我所在的校区附近渐渐出现了售卖必须俯身“撅着屁股”骑的赛车,这可是过去只能在日剧里看到的。与“趴赛”的初遇,就像是初恋一样令人沉迷。随后,在将近半年的时间里,我利用周末和闲暇时间,找了两份发传单和商场返券记录员的工作,节衣缩食只为早日实现“趴赛梦”。翌年7月,我花了苦心积攒下的4500块,买了一台生于上世纪80年初的雅马哈FZR250,无牌、无本、无任何手续,但有一副赛车的型,而这在当时看来是最重要的。

我与FZR250“厮混”在每一天的日子里,都是痛并快乐的。因为,每天不是在擦车,就是在修车,却很少在骑车。过了些日子,我才知道自己被车行老板蒙了,自己买到的其实是一台年事已高的事故车。后来,我理直气壮地跟老板交涉:事故车、无手续,我要求退车。面对愣头青的正气凛然,老板爽快答应了我的要求,因为他心里很清楚:假如警察来了,他要承担的后果会更严重。

虽然车退了,但养车、修车的开销,还是为我自己的冲动交了学费。与FZR250相处的日子,让我对摩托车又了更多的了解,而我内心这颗奔腾的心并没有因为FZR250的离开而停止。2003年的春天,我买了一台在当时看来年份很新的96款XJR-400,直列四缸,油冷。之后,陆续又换过川崎的ZZR系列,本田的CBR系列,铃木的GSX系列。那时候除了买车以外,卖车也成了某种乐趣,我更因此交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摩友”。他们简单、直接、讲义气,而且这样的特质在时隔10几年后,我们重逢的今天依然没有改变。

车轮上的时光回忆起来尤其快。时间来到2004年年初,有一天我打完球骑车出门上路,因为面对警察的恐惧,十字路口贸然地闯了红灯。慌乱间,我摔车了。万分庆幸的是,速度慢,所以人无大碍。在女友苦口婆心的劝解下,再加上内心对于即将择业有着那么一点儿危机感,我选择了彻底放弃。就这样,我在大学时代的机车生活,被画上了句号。

忠于理想

在这之后的近10年时间里,我跟很多人一样,娶妻生子,耕耘工作。在我的传统观念里,成家立业意味着告别青春时的冲动不羁,转而过起那种稳定踏实、安全第一的日子。对于摩托车的着迷源于我的内心,这样的喜欢支撑着我自己的世界,这样的喜好与生活的境遇无关,与年龄成长无关。

点击浏览下一页

从某种意义上说,儿子的诞生重新点燃了我对于摩托车的热情。这其实与我前面提到的稳定生活并不悖逆,因为我希望能与他分享我的成长经历,等他长大一些,我的爱好能够成为我们父子之间紧密联系的纽带。这样的愿望来自于电影《世界上最快的印第安摩托》,故事讲述的是传奇车手伯特-孟若在修理和改装了他的1920年印第安牌侦察摩托之后,冒险来到美国犹他州,以完成他毕生追求的愿望,并且最终创造了陆地速度的世界纪录。影片传递出积极向上的能量,不仅激励了我,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更重要的是,我期待未来能将梦想的力量与儿子分享,让他意识到,身为男人,就应该忠于自己的理想和追求。

点击浏览下一页

相较于10几年前的春心蠢动,我这一次选购摩托车理性了很多。如今的我,再不会为了迷人的外形和出色的性能将安全抛在脑后,去买“性价比超高”的水货走私车,也不会因为耍酷,不戴头盔和护具。因此,我在购车之初,就锁定了现阶段适合我的车型,黄龙600。在此,我想用自己过往的教训,严肃地告诫各位喜欢摩托车的朋友们:不管买的是多大排量,什么品牌的何种车型,一定要买合法上路,有牌有本的正规渠道车。环顾身边,实在有太多鲜活的例子告诉我们,在中国跟着政策走,吃香喝辣,与政策相悖一定是凄风楚雨。

可能有很多朋友,会问黄龙600到底是台什么车?我特别做了一些功课,跟大家分享。简单说,黄龙600是钱江摩托收购意大利贝纳利摩托之后,以原型车形态借助贝纳利的成熟技术在国内生产的车型,它属重型机车范畴,排量为600cc,采用直列四缸设计,水冷散热。从车型的设计类型看,属于典型的意大利式的街车车型,与传统的日系街车车型相比,它的坐姿设计,俯倾感更强,骑行坐姿介于跑车与街车之间。

那么,为什么不选择同为600cc级别的春风650?答案很简单,春风650为直列双缸设计,尽管整备质量相比黄龙要轻了27kg(总重约为193kg),但双缸引擎不够浑厚的引擎声音,是我实在难以接受的。再者,从技术源头上看,我对贝纳利的百年技术积累的信任感要远高于完全自主的从零开始。

另外,很多朋友可能比较关注关于黄龙600上牌的问题,对于大排量摩托车的管控究竟是否会影响正常的上牌?以北京为例京A、京B都可以上。前者属于城八区京籍户口的必选项,后者为京郊+外省市来京人员(需持有暂住证)的朋友可选。从A和B的通勤权限看,京A可在北京城区内随意通勤(部分路段有时段限制),但主路禁行,目前牌照价格在5万元左右。京B则只能四环以外的非主路区域行驶,上牌费用在1000元左右。

在北京上摩托车牌为啥有公户和私户两种?简单说,公户指的是将车辆挂靠在具备合理经营资质的公司名下,理论上车辆的持有人是所挂靠的公司实体,而非车辆的实际购买者。好处是,可以“躲开城八区对于京A必选的要求“,但风险也是显而易见的,车辆挂靠的公司一旦出现变故,会麻烦缠身。私户,就很容易理解了,车辆是谁买的挂靠在谁名下。安全,保险,麻烦少。

趣味相投

选定了车型,摸清了政策要求,令我十分意外的惊喜出现了。在编辑部内一聊,竟然组起了一个车队。其中,比我还着急的是原创视频节目的主持人闫闯,他比我提前两周拿到了黄龙600。

点击浏览下一页

说起闫闯,禁不住爆料他的学习成绩了。坦率地说,闫闯是我认识的所有朋友中,学习成绩最好的。初中毕业后满心想着下海经商的他,被强势老妈的要求下不得不继续学业。本科四年清华镀金,之后英国剑桥读完了研究生。用闫闯的话说:“你们可能会觉得是我在吹NB,但我的高中学习生活,确实是想考第几就考第几。”我听完心里琢磨着,朋友,你这个我也能啊。区别是,我是从后往前数,想考倒数第几就考倒数第几。

日常交往中,闫闯是一位责任感很强且善于感知周围环境氛围变化的“胖子”。也正是凭借这两个独特的行事特质,在2011年主持人选秀的主题活动中,他从众多候选者中脱颖而出,与陈震一起成为了最佳拍档,开始担任原创视频节目的主持人。很多人觉着闫闯家境优越,事实比家境好重要一万倍的是,闫闯的勤劳、努力,所换来的成绩,在当下这个“拼家、拼爹”的环境里,倒显得弥足珍贵。

编辑:牛摩网
收藏本文】【关闭窗口

  • 最新专题
  • 音乐让我奔放
  • EICMA(意大利米兰国际两轮车展)
  • 将激情融进血液 贝纳利小黄龙2015全新上市
  • 飞肯摩托  双剑齐发
  • 宗申RC3北疆之行
  • 阿普利亚一门双雄登陆中国
  • 雅马哈新车三款齐发
  • 影像骑士东南亚之旅
  • 宗申RX3西部大穿越活动
  • 豪爵“乐在骑中”第一季